杏斑白麦苗绿

王凤华

春分后的一天,3月21日,母亲回家入土。一路上阳光明媚,鸟儿啾啾鸣叫,在前面引路。两行绿柳站成列队的姿势;路边的杏花正在盛开,十里杏花,以大片大片的素白,迎接母亲回家。

本家的亲人们已等在家里,出门迎接。下车后,我抱着母亲的骨灰盒,我们姐妹兄弟四人按年龄长幼挨次,以交接的形式把母亲抱回家中,给母亲一个庄重的仪式感,让她看看阔别的故园——她永远无法回去的家。

怀抱着母亲,亲切、温暖而又久违,这是最后的拥抱。

屋里的安排,一切还是母亲在世时的样子:烧红又变白的煤球还在炉膛里;烧水壶静静地立在炉边;西屋里的纺车靠在墙角,落满了灰尘;东屋里的针线筐、织布梭、绣花线仿佛在等着它的主人。眼前的一切,恍若隔世……

靠近西沙河的那片地,周围是大片碧绿的麦田,田间高高的风力发电叶片随风旋转。远处,那片素白的杏花若隐若现,那片鹅黄的绿柳像是一幅初春的水粉画,这是母亲安眠的地方。

春分过后,日子一天天变长,就像我对母亲的思念,一天天增长。

想起母亲在世时,春天的这个时候,前院的杏花开了,满树的白;碧绿的小葱刚刚下来;院子里的香椿刚刚冒芽;榆钱儿嫩绿,可以做成榆钱儿饼子……那些被母亲的织布梭叫醒的早晨,那些被母亲的绣花线装点的初春,变成了我生命中最美好的记忆。

头枕大堤,脚踏沙河,风轻鸟鸣,母亲长眠不醒。阳光下,春风里,压在墓地的黄纸,晃疼了我的眼。母亲,我拜托洁白的杏花陪您,我拜托碧绿的麦田陪您。

愿春风,轻轻安抚;愿阳光,柔柔沐浴;愿春雨,细细滋润。我的牵挂,我的思念,也随母亲深埋于此。母亲在哪里,哪里就有一根脐带和我的心相连。

来世,还要遇见,做我的母亲,我只选您。

杏花随风飘落,白色的花瓣儿像雨滴,更像泪滴……

德州龙珠棋牌招商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龙珠棋牌招商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龙珠棋牌招商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龙珠棋牌招商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龙珠棋牌招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不雅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