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德亮:在朝鲜战斗的日子里

刊于2020.10.16德州日报德周刊4版 □周冰

庞德亮的胸腔内还残留着一块弹片

庞德亮的二等功证书

1931年7月,庞德亮出生于夏津县南城镇庞庄村,自幼父母双亡,轮流寄居在亲戚家。 1946年9月,15岁的他参军入伍,成为中原野战军六纵16旅46团3营8连的一名兵士。194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定陶、豫北、鲁西南、淮海、渡江等战役。1950年10月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2军34师100团3营8连入朝参战,参加过五次战役和金城以南地区的防御作战。

海岸线上凿洞筑城,阻美军登陆

1951年底,庞德亮所在的100团正在谷山休整,接到了立即开赴东海岸元山地区文川郡永兴湾修筑坑道、凿山筑城,设立海岸防线,坚决阻击敌人登陆的命令。

修筑坑道的任务十分艰巨。朝鲜东海岸一带山势虽不算太高,但岩石却非常致密坚硬。兵士们以三班倒连续作业方式工作,每个班都要完成必然进尺,并进行记录。坑道内仅有菜油灯照明,所用作业工具非常简陋,只有铁锤,钢钎,铁铲,十字镐用来剥离岩石。遇上坚硬顽石地段,便采用打眼放炮炸石,像蚂蚁啃骨头似的,凭着顽强的决心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干。大家手上都打了许多血泡和硬茧,当坑道掘进较深时,炸药所产生的浓烟难以排除,坑道中常常是浓烟滚滚。为了抢时间、赶进度,兵士们不等浓烟散去就钻进里面干起来。浓烟灰尘熏黑了脸, 岩石刮烂了衣服,走出坑道时,个个满脸一片灰黑,有些兵士日后还患上了肺病。

当时,兵士们吃的都是粗粮和干菜,住的是在山沟里搭的防空掩体,是用圆木加泥土盖的地堡。每个地堡中修了一排冷坑,休息时就像沙丁鱼似的挤成一排。朝鲜海边的夜晚出奇的冷,他们就把棉大衣用绳子将袖口扎紧,将两腿伸进去取暖。

当时祖国慰问团到工地慰问,有人还给他们编写了一首《筑城谣》:

东(呀嘛)东海岸,元(呀嘛)元山港。海岸高高山岗上,筑(呀嘛)筑城忙。黄石山上开山洞,打眼放炮修坑道(那嘛)修坑道。敌机来炸不倒,大炮它打不垮。志愿军铁打的汉,下决心、坚如钢。要把那坑道,修(呀嘛)快修强。

几个月后,他们在沿海岸的山上挖掘出了大纵深、多梯式的立体式上、中、下多条坑道。上层坑道是制高点,便于不雅观察敌情,若敌人来侵犯便以直射火炮对付敌人登陆舰艇。中层半山坡坑道有一个进口多个出口,是用来作步兵防守歼敌的前后贯穿式的战术坑道。有的坑道中还挖掘了休息室、储藏室、储水池、弹药储备室等,圆满地完成了上级领导交给的任务。

与侦察兵摸“舌头”,抓回英军中尉

1952年5月中旬,庞德亮所在的志愿军第12军100团,担任了东线主攻标的目的的右翼远距离穿插任务,向南进攻越过了三八线。为了摸清对面敌人的兵力安排,师里派出一名侦察员要到阵地前沿捉“舌头”,要求部队派一个班配合。庞德亮当时担任8连4班班长,高兴地领到了任务。夜里,4班和师侦察员一起向敌阵地摸去。为庇护好这位师侦察员,他们约法三章:在未遭遇敌人之前,一切听从庞德亮的安排;战斗打响后,4班则无条件服从侦察员的指挥。四周一片漆黑。他们摸到敌人阵地前,借着敌人的探照灯光不雅观察着敌人阵地。当探照灯远离后,他们凭经验躲避着雷区,悄然摸到敌人的铁丝网下隐蔽起来。师侦察员像位猎人一样不雅观察着周围的动静。约11点,七八个敌人扛着卡宾枪和一挺机枪走下山来,他们没有动手。又过了半小时,这队敌人巡逻返回了驻地,接下来便是一片寂静。又约半小时后,又有一队敌人走下山来。前面是一位腰挎手枪的军官模样的人。他们尾随敌人而行,选了一处有利地形埋伏起来。过了一会,敌人返回来时,他们一起向敌人开火。敌军官应声倒下,其他没中枪的拼命向山上逃去。他们将敌军官的手枪缴下后便给他包扎了小腿的伤口。敌军官向他们要了一支烟吸了几口,就张开双臂示意他们搀扶他快走,刚离开那里,敌人的炮火便覆盖了那片区域。

这次他们抓回的俘虏是英国皇家步兵旅的中尉。

打阻击,负伤两次仍坚守阵地

五次战役后,敌我双方已从大规模的运动战转向两军相持的阵地防御战。 1952年10月27日中午,庞德亮正和战友们在朝鲜江原道官岱里西山的坑道里吃饭,接到了团首长下达的战斗命令:向对面763高地的守敌发起一次战术反击。我主攻部队要穿过前面763和721两个高地之间的凹地,占领对面敌人的主阵地。但763南边的半弯坑道设有敌军的指挥所和阻击点,那里的火力完全封锁住了凹地和721号阵地的山腰,因此,炸掉这段半弯坑道、守好突破口是决定整体战斗胜负的重要一环。团指挥所决定:这个为冲锋部队开辟前进道路的任务交给8连4班。

接受任务后,庞德亮率领全班兵士连夜出发。他们乘漆黑的夜色暗暗摸到763阵地背后,借助敌人时不时打出来的照明弹不雅观察了半弯坑道附近的所有地形,并按照平时掌握的情况,察看和印证敌人各个明暗火力点的位置,用无线步话机报告给指挥所。

28日凌晨3时,我炮兵开始对敌763表面阵地进行射击,炮火停止后,庞德亮带领6名战友穿过铁丝网,迅速向半弯坑道敌人的火力点摸去,当前进到距敌70米摆布时,被敌人发现,密集的子弹疯狂地扫来,庞德亮一把摁住向前冲的战友小张,对他喊道:“庇护我! ”说着,便跳出弹坑向前扑去,他时而迂回,时而匍匐,子弹擦着他的耳边呼啸穿过。终于摸到第一个暗堡的左侧,安放好炸药包。一声巨响,堡内的机枪顿时哑口。接着,他又拿起爆破筒摸向第二个暗堡后侧,一拉线将爆破筒从后门塞了进去,第二个暗堡又报销了。

当庞德亮抱起苏制反坦克手雷奔向最后一个暗堡时,敌人的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左腿,他一个踉跄栽倒在地。“必然要干掉它!”庞德亮忍着巨痛向敌堡爬去,一个跃起将2斤多重的手雷投进射击孔。霎那间,敌堡燃起了熊熊烈火。

1个小时,4班拿下了半弯坑道,完全占领了763高地。这时,天还没亮。步话机里传来指挥所的命令:迅速选好不雅观察点,随时报告敌情;集中火力守好突破口,准备应对敌人反扑。

4班利用半小不时间,把敌阵地上能用的2挺重机枪和整箱的子弹、爆破筒、手雷及卡宾枪等轻重兵器,全部集中到半弯坑道口附近,安排到能够彼此策应的3个隐蔽工事内,庞德亮就近选了一个小山包作不雅观察点,拖着包扎过的伤腿隐蔽下来。

阵地失守后,敌军很快在强大炮火庇护下组织了第一次反攻。借着炮弹爆炸的火光,庞德亮发现敌人已进入我炮火阻拦区,立即指挥侦察员小梁向指挥所报告方位,炮兵立即集中火力猛烈射击,成群的炮弹准确地落在美军中间,连跟在后面的救护车和吉普车也被炸得四轮朝天,翻倒在稻田里。活着的美军连滚带爬地往后跑,炮群又按庞德亮步话机指示延伸射击,拦阻敌人后退,后退无路的美军转身进攻,再次遭到炮火的拦阻射击,这股敌人被我炮火来回炸了几遍,最后只有少数人跑了回去,首次反击就这样被彻底粉碎了。

天近拂晓,一个排的敌人分多路开始了第二次反扑。

由于侦察员小梁受伤和步话机损坏,一股敌人冲过我炮火的阻拦射击抵近了阵地。危急时刻,4班的那台重机枪也突然出了故障哑火了。庞德亮命令2名兵士架起他冲出工事,登上了预设的阻击阵地,与另一挺怒吼着的重机枪上下呼应,居高临下阻击敌人。苏制反坦克手雷装药量多,爆炸威力大,是阵地防御战和拔点作战最好的杀敌利器。投弹是庞德亮的强项,虽然腿部受伤,基本没有影响到发挥。美军夜战有打照明弹的习惯,这回恰恰成了他们本身的“死亡”弹:借着那亮光,2斤多重的铁家伙一枚枚准确地飞向敌群。身边战友的爆破筒、冲锋枪子弹也一股脑地往下砸,这股敌人撑了10分钟就退了下去。当主攻部队嘹亮的冲锋号声从身后传来时,庞德亮才发现本身的胸部已流出了黏糊糊的鲜血。

这次阻击战,4班执行任务的7人全部负伤,其中轻伤3人重伤4人,庞德亮的腿部和胸部2处负伤。战斗结束后他被送回国内治疗,因手术风险大,有一块弹片至今留在胸腔内。 1953年初,庞德亮在黑龙江鸡西志愿军34师密山战伤休养院休养时,接到了寄自朝鲜战场的立二等功证书。1956年,庞德亮退伍回到原籍务农。结婚成家后,养育了三儿两女。如今,他享受着老党员和退役军人的待遇,幸福地和儿女们生活在一起。


德州龙珠棋牌招商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龙珠棋牌招商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龙珠棋牌招商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龙珠棋牌招商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龙珠棋牌招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不雅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